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一代鞋王消亡史:曾请刘德华代言,全国5000家门店,今摘牌无人知

时间:03-29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07

一代鞋王消亡史:曾请刘德华代言,全国5000家门店,今摘牌无人知

万万没想到,曾经家喻户晓的贵人鸟,正式吹响了摘牌退市的号角,更加讽刺的是,就连诀别A股江湖,都未掀起任何风浪,在网友眼中,大家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个运动品牌的“消亡”,哪怕它曾经一度十分辉煌……1,贵人鸟,飞累了据3月22日ST贵人最新公告显示,公司股票将于3月29日终止上市暨摘牌,飞了20多年的贵人鸟,这一次,彻底飞不动了?上交所《关于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》中清晰指出,由于2024年2月1日至2024年3月7日,该公司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1元,触及了有关规定的终止上市条件,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。也就是说摘牌退市都是严格按照流程合法合规。而且,据同日公司公告披露,因ST贵人连续多年与实际控制人控制的4家公司发生关联交易,未及时披露和履行相应审议程序,涉及金额巨大,且公司连续多期定期报告信息披露不准确,影响投资者知情权等,ST贵人及实际控制人兼时任董事长、总经理李志华,时任财务总监周文凤,时任董事会秘书苏志强,被上交所通报批评。昔日风光之际,公司市值曾冲上427亿的高点,截至停牌前,ST贵人股价定格在0.67元,公司市值仅存11亿元,从停牌到摘牌,这家昔日的国民运动品牌,在A股江湖的故事,彻底走到了终点。留给我们的,除了唏嘘感叹,更多的是教训与思考,一家曾经开遍全国的运动品牌,怎么会沦落到这步田地的?2,“泉州首富”神坛跌落启示中国鞋都晋江出身的林天福,似乎命中注定,要与鞋结缘,1987年,大学毕业的他径直回到家乡,创办了代工厂,自己当起了小老板,别看不起眼的贴牌代工生意,源源不断的订单也让林天福在几年内完成了人生第一桶金的积累。2002年,意识到自主品牌才有更大发展空间的林天福,正式创立贵人鸟品牌,贴牌代工的时代至此结束,最早林天福的贵人鸟主要销外菲律宾,因为深受菲律宾消费者欢迎,林天福甚至获得了菲律宾的永久居住权,但林天福也意识到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局面不会太持久,他还是在找寻机会,想在国产立足。2008年,北京奥运的春风席卷了神州大地,全民健身潮流被现象级引爆,无数体育品牌都牟足了劲想借机大势抢攻市场,彼时的林天福,“赌性很坚强”地豪掷重金,请了天王刘德华代言贵人鸟,没想到,还真他所料,在国内一炮打响了名号。与此同时,贵人鸟启动了疯狂的全国零售门店策略,据统计,其开店速度达到了每天3家,第一个年头就开了1309家门店,成为为数不多拥有全国千店连锁的运动品牌。2012年,贵人鸟全国门店数量更是史无前例地达到了5057家,堪称家喻户晓,与此同时,贵人鸟的营收也从最初的6亿元一路狂飙至28.6亿元,凭借不断响亮的知名度和蒸蒸日上的业绩,贵人鸟也成功引起了不少知名投资机构的注意。2014年1月,贵人鸟成功登陆上交所,林天福兴奋敲钟的场景一度刷屏,至此,国内运动品牌第一股就此诞生!2015年贵人鸟市值一度达到427亿,创始人林天福凭190亿元身家,实力晋升泉州首富,本以为,这是下一个高光时代的开始,没想到却成了贵人鸟由盛转衰的标志。主业经营得有姿有色,手里有大把闲钱,这个时候的林天福,犯了一个中国很多民营企业家都容易犯的错误——野心膨胀、开始疯狂扩张!自2015年开始,林天福耗资7.5亿收购名鞋库,豪掷2.39亿入驻虎扑,同时还砸了2亿投资康湃思体育。紧接着2016年,林天福再次豪掷重金拿下了AND1的独家运营权,与此同时,通过控股杰之行,拿下了胜道体育45.54%的股权。2018年,贵人鸟巨亏6.68亿,为了维持运营,林天福关闭了全国3000家贵人鸟加盟店,而后又新开了1000家直营店,无形中,又增加了人力与运营成本。2016年~2020年,林天福花费1个亿收购星友科技游戏公司,此外,还先后投资了超级猩猩、懂球帝、悦跑圈、滑雪助手等多个项目,砸出去了21亿左右的真金白银,收益却远未达预期,贵人鸟头几年赚回的的家底,已败得一干二净,欠各大银共计14.1亿元贷款全部逾期。当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从50%飙至99%时,林天福已然感受到了几分回天乏力!2018年至2020年,贵人鸟连续三年营收下滑,累计归母净亏损超21亿元。市值已经蒸发了400多亿,仅剩12亿元,2021年,债务危机全面爆发,十万火急之际,贵人鸟迎来了雪中送炭的“贵人”——黑龙江泰富金谷的李志华的4.17亿元重整“救命金”。李志华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入主贵人鸟后,启动了一项全新的粮食业务,当时来看客观为公司创造了增量营收,甚至在2021年度还实现了扭亏为盈,但,好景不长。2022年,因无力偿还欠各大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账款,林天福的贵人鸟股份遭司法拍卖,其股权亦由之前21.31%降至16.41%,而原本占比20%的第二大股东李志华顺理成章成了贵人鸟第一大股东。紧接着,李志华以大股东身份召开董事会,自己出任董事长,贵人鸟自此改姓,到这一步,林天福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个“贵人”并不是真心实意想自己,而是“趁自个病要自个命”啊,但愿财服输。积重难返的贵人鸟迎来新的掌舵人之后,状况也未发生根本性的扭转,2022年,仍然亏损了941万元,2023年4月,贵人鸟又一次被ST,直到2024年3月22日,贵人鸟公告摘牌退市,这一昔日国民运动品牌的A股神话,就此幻灭。贵人鸟的崛起始于营销,在林天福看来,搞好营销才是第一生产力,片面追求业绩而忽略了产品质量与技术研发这两项基本功,才是,导致了贵人鸟的产品力不断下滑,最终在与同行竞争时,败下阵来的元凶!段永平曾给出所有公司一条忠告,那就是不要赚能力以外的钱,不要盲目扩张!而细数林天福与贵人鸟的浮沉史,恰恰2条皆命中,取得成绩后,野心极度膨胀,什么都想搞,什么都搞不好,结果主业和边缘业务双双败北。“眼看他起高楼、眼看他宴宾客、眼看他楼塌了!”反观那些基业常青的运动品牌,无一例外,不是扎根在主营业务赛道,持续深耕,在设计与研发乃至供应链环节,都构建了属于自己的壁垒,而只有内功深厚的运动品牌,才有更强的抵御风险的能力。2024年,有第33届夏季奥运会、第十四届全国冬运会、速滑世锦赛、短道速滑赛、亚洲杯、世界杯预选赛等一系列体育盛事,对体育品牌而言,不亚于是机遇大年,这泼天的富贵能否抓得住,就看各自的本事了。退市的贵人鸟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吗?拭目以待!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