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坐拥金山,“中国矿王”一年赚了200亿

时间:03-14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27

坐拥金山,“中国矿王”一年赚了200亿

黄金大涨,家里有金矿的“中国矿王”紫金矿业,成了赢家,股价直接冲出一个历史新高。截至3月14日收盘时,紫金矿业股价上涨至15.39元/股,总市值达4052亿元,股价创了上市以来新高。这一轮创历史新高前,紫金矿业的股价已经低落了2年左右,股东户数从2022年三季度的83万户,降到了2023年三季度的约38万户,就连曾经的明星基金经理邓晓峰也减持了一点股份。而在当前,各种宏观事件和经济因素的共振下,传统能源行情复燃,黄金、铜、锌等主要矿产的价格在短期内飙升。其中,于2月28日至3月5日,国际黄金期货价格连续5日上涨,于第5个交易日创下收盘历史新高,铜价更是自今年初以来就迎来了普遍上涨。这让提早就囤下了大批金山、铜山的紫金矿业,迎来了一次新的周期机遇,股价来了个一飞冲天。许多人这才关注到,虽然全球新能源浪潮汹涌,传统行业的紫金矿业其实业绩也不差。尽管传统能源不再备受瞩目,但刚刚过去的一年,紫金矿业一把赚了212亿元,并成为中国唯一一家铜产能突破100万吨的企业。截至2023年底,紫金矿业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矿产铜、锌、金生产商(含海外产量),一连坐上了多年的“中国矿王”宝座。可“矿王”并不是没有压力。身处风险系数极高的矿产领域,紫金矿业虽说暂时赌赢了周期。可要在黄金和铜矿成功的基础上,实现在新能源时代的超越,其董事长陈景河还得谋划更大的发展。01、中国矿王,全球扫货福建龙岩出过不少有名的大佬,字节跳动张一鸣和美团王兴,都是从这里走出来的。但只把总部开在龙岩上杭县,一心做强家门口生意的,则属紫金矿业的创始人陈景河,一个从紫金山走出来的男人。尽管早已成为全球大型跨国矿业集团,但紫金矿业的总部,至今仍位于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。21楼的总部会议室里,处处亮着土豪金色,那是66岁的陈景河时常开会的地方。身为董事长的陈景河,最早是技术背景出身。1982年,年仅25岁的陈景河,从福州大学地质专业毕业后就驻扎在了紫金山,每天上山背干粮、下山背矿石做研究,一干就干了整整10年。直到1992年,福建上杭县决定开发这个矿山,但当时的专家一致认为,紫金山金矿储量只有5.43吨,每吨矿仅含1克黄金,矿的品质太低,开采成本太大。但陈景河却不这么想,他坚信紫金山是一座真正的金山,只要开采技术够硬,贫矿也能变金矿,并大胆采用了业内不看好的堆浸技术,将开发紫金山的投资额从2900万元一下子减少到了700万元。陈景河赌对了。通过这项新技术的应用,大量废矿变成了可以榨取的金矿。而随着后来的技术改造升级,1997年,紫金山成了真正的金山,被誉为“中国第一大金矿”,麻雀真的变成了凤凰。这次成功经验,让陈景河领悟到了技术的重要性。此后,敢于开采低品质的矿山,成为紫金行走矿业江湖的一个特色。其他企业看不上的贫矿,紫金能凭借金矿开采技术,将开采成本打到地板价。然而,没多久后,光是一座紫金山已经不够陈景河挖了。陈景河的目标是走出福建龙岩,站上世界舞台。而矿业又是一个重资源的传统行业,遵循“得资源者得天下”的朴素法则,陈景河把它运用到了极致。2000年,利润总额不到八千万元的紫金矿业,喊出了“十年再造十个紫金”的口号,业务也从黄金逐渐延伸到了铜、锌、铁、钼、锡领域。然而,国内的矿产市场中,矿种的自给率很低,50%以上的矿产资源依赖于海外。思来想去,陈景河只剩下一条路可走:海外收并购。2005年,买够了国内矿企的紫金矿业,把眼光瞄向了空间更大的海外市场。在陈景河主导下,紫金矿业在全球积极买矿山。尤其在矿业行业低迷的2020年至2022年,陈景河大举实施“逆周期”并购。仅2022年一年,紫金矿业就花了350亿元,四处大手笔买矿。它收并购的矿企对象,大多集中在南非、中南亚等欠发达地区。一顿操作下来,紫金矿业海外买矿的成本,低得让不少同行艳羡。以铜矿为例,东方证券测算,其收购科卢韦齐铜矿、波尔铜矿单吨储量成本分别为611元/吨、370元/吨,比云南铜业收购迪庆有色时的928元/吨成本要低得多。可有低成本优势的同时,紫金在海外矿厂的资产安全性和经营稳定性,也越来越受投资者担忧。典型如,2020年,紫金曾并购的世界级金矿——波格拉金矿项目就碰了壁,开工没多久就被突然暂停,最终博弈了3年多后,才于去年底正式复产。但相比这些不确定性的风险,“资源为王”带来的诱惑要更有吸引力。据媒体不完全统计,2009年以来,紫金矿业相继发动了20多次并购,交易金额超过540亿元。经过多年的矿产并购后,紫金矿业的矿产储量相当惊人。公开资料表明,2023年,紫金矿业铜、金、锌产量分别居全球第5、第8和第4位。手里有矿,自然出产就高。2023年1-9月,紫金矿业矿产金产量同比增加22%,矿产铜产量同比增加13%,矿产锌产量同比增加5%。02、曾掀起多轮造富热潮中国矿王的超级成长周期中,许多人都见证过紫金矿业的上市盛宴。很多老股民印象深刻的是,紫金矿业A股上市后的首次原始股解禁,造就了福建省上杭县批量生产富豪的上市奇观。2008年紫金矿业在A股上市,到了2009年4月27日,紫金矿业49.25亿股首批限售股正式解禁,有近200名个人股东的账面资产,直接兑换成了账面财富。而那一年,紫金矿业也成了2009年度遭大股东减持次数最多的A股公司,高达16次。而在近200名解禁股东名单中,诞生了不少亿万富翁。彼时,作为紫金矿业原第二大股东的陈发树,解禁两个月内就套现了27个亿,退出前十大股东名单,并以超200亿元身家一举当上了福建首富。后来,陈发树拿着这些钱盯上了青岛啤酒和云南白药,借着这笔钱入驻云南白药,一路开展了对云南白药的不懈“追求”,直到当了云南白药董事长。这场由原始股引发的解禁潮,让A股市场上演了一场造富神话。但这只是它资本故事的一个开始。过去多年来,每一轮以铜、金为代表的大宗金属品的加速上涨,紫金都能迎来一阵投资热潮。后来,伴随着每一次贵金属价格上涨,不少多位原始股东逐步套现离场,机构资金则陆续亮相登场,成为前十大流通股里的主要身影。紫金矿业也引得大佬们竞相折腰,背后云集了一批明星基金管理人。其中,私募顶流高毅资产的邓晓峰、睿郡资产管理合伙人董承非、周蔚文等基金经理均被吸引,并多次进行增持,在紫金矿业上都下了重注。而邓晓峰、董承非、周蔚文三位大佬,虽说投资风格各异,但都是著名的长跑型选手,且同时在2019年下半年大手笔买入紫金矿业。买入几年后,紫金矿业就在2021年2月创下了14.28元的股价新高。在2021年的矿业黄金期,紫金矿业市值一度逼近3700亿元,股东户数一度达到了83万股东。拉长时间看,紫金矿业的确让投资者享受到了不错的收益。从2014年6月底部算起至2023年,紫金矿业的股价累计上涨将近600%,年复合回报率超20%。对于当下新一轮的矿业黄金期,最敏锐的机构投资也没有错过。在黄金迎来追捧以及国际铜价大涨的刺激下,许多机构已经用行动投出了支持票。「市界」注意到,紫金矿业受到了不少外资的看好,许多外资基金敢于进行大笔下注。2023年三季度末,前十大股东中,高盛国际持有0.99%,阿布扎比投资局持有0.58%,高瓴旗下的HHLR也持有0.54%。其中,高瓴旗下的基金早在去年第二季度就大举加仓,并进入紫金矿业前十大股东之列。截至2023年三季度其持仓1.42亿股,位列第十大股东。而机构们愿意加仓的原因,无外乎它们对贵金属价格的长期看好。有色金属行业研究人士杨晨对「市界」分析称,“从供需判断,铜价短期仍具有周期性,长期来看铜价和金价均有望上涨。而紫金矿业的铜和金规模巨大,公司成长的确定性还是比较强的”。不过,并不是所有股东都会对紫金矿业投出认同票。去年二季度,知名私募基金高毅资产对紫金矿业就选择了减持,旗下高毅-晓峰1号睿远基金退出了前十大流通股东榜单。至去年三季度,高毅-晓峰2号睿远基金也进一步减持至4.108亿股。“矿业属于一门周期性极强的生意,许多巨头都在这里有暴亏的经历。假如未来宏观经济复苏不及预期,铜出现了供应过剩,国际铜价高位回落,也会影响公司业绩预期。”杨晨表示。03、挺进新能源市场在紫金矿业最新的5年规划中,陈景河曾提出:“5年再造一个紫金矿业,到2030年,紫金矿业主要经营指标要进入全球前3-5位”。但一掷千金背后,紫金依然面临资金和运营方面的双重考验。过去几年,紫金矿业一路“买买买”下来,不管是储量、还是产能,都是奔着全球前三的目标往前冲。然而,一轮狂热的并购热潮后,陈景河想要再造一个紫金矿业,挑战要比之前大得多。1月30日,紫金矿业发布业绩预告,预计2023年度实现归母净利润约211亿元,继续创造了利润新高。但在业绩增速上,虽然同比去年增加了5.28%,但和去年同期净利润增速27.88%仍然有不小距离。而与此同时,上游矿资源也逃脱不了重资产行业的宿命:早期投资巨大,但回报见效却要熬上许多年。紫金积极收并购资产、风光无两的同时,资产负债率已从2008年时最低的26.85%上升至2022年的59.33%。2023年,陈景河也开始有意识地降低收并购力度,但能源市场的外部环境正在发生根本性变化,内忧外患的焦虑,朝着“矿王”步步逼近。新能源浪潮席卷下,传统能源市场正在越来越饱和。▲(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)去年10月,陈景河就曾对外称,“中国正步入工业化后期与后工业化过渡期,房地产爆雷,传统能源和基本金属需求基本见顶,将对全球矿产供需格局产生重大影响,传统矿业面临压力与挑战。”因此,从2022年起,紫金矿业就开始积极培育以“锂”为代表的新战略增长点。陈景河野心不小,他指出,“要努力成为全球锂产业的重要企业” 。当惯了行业大哥的紫金矿业,迫不及待地想要分一杯羹。很快,陈景河快速并购了湖南道县湘源硬岩锂矿、西藏拉果错盐湖锂矿等,迈入了锂业全球前十和国内前三行列,国内对手中仅次于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。而在杨晨看来,目前紫金矿业在新能源业务上更大的想象空间,关键还是在于铜储量丰富,“紫金矿业主要看的是金和铜,尤其是铜的储量,不管是在光伏、风电还是在电动车的一些用途里,相对于过去有更多的增量用途。”在新能源时代里,铜被赋予了更大的价值空间。当前,铜在需求上的最大增量来自“特斯拉们”——电气化程度更高的新能源车,单车铜的用量可达传统燃油车的4倍。而紫金矿业也紧随这一趋势,进行大手笔布局。1月9日,紫金矿业发布的产量预告,2023年,公司矿产铜产量达到101万吨,产量相当于2022年中国矿产铜产量187万吨的54%。随着铜价的快速上涨,铜储备量达到国内总量50%的紫金矿业,无疑将成为其中的受益者。但在新能源扶摇直上的时代里,“中国矿王”跻身国际前三的梦想,还能实现么?(文中杨晨为化名)作者 | 李 逗编辑 | 孙春芳运营 | 刘 珊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