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知否》原著:海家女儿不好嫁,不只因为家规,你看海氏说了什么

时间:12-2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30

《知否》原著:海家女儿不好嫁,不只因为家规,你看海氏说了什么

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的人物解读第一百四十五期:长柏与海氏成婚后,成了让人羡慕的神仙夫妻。可在原著中,海家的女儿不找婆家。01原著中,长柏春闱中了二甲第五名的进士后,王氏开始为长柏筹谋婚事了。她不顾康家已经落败,私下里与康姨母口头约定了婚姻。在王氏看来,康允儿温柔娴淑,大方得体,与长柏又是姑表之亲。盛紘却背着王氏,悄悄为长柏说定了江宁海家家主的嫡出二小姐。真正的书香世家,满门清贵,海氏的父兄皆在朝为官。被盛紘偷塔的王氏,当即羞愧难当,反唇相讥道:“就算老爷嫌康家如今败了,也不应找那海家,他们家家规明令子孙四十无子方可纳妾,做他们家的媳妇那是再好不过了,可是这样人家的闺女可如何要的?我听说海家大小姐出了门子后,三天两头忤逆婆婆,不许丈夫纳妾,偏海家门第又高,这样一尊活菩萨请进门来,老爷让我如何做婆婆!”其实,海家的女儿难嫁,不只因为家规,还有另外两个原因。02难嫁的海家女儿,家规是其中一项,另外两项更加致命。对于“家规”这件事,只要是有规矩的人家,都会恪守。如盛家的大老太爷,因为一个青楼女子,差点家破人亡。所以,盛家的子孙都遵循家规——盛家子弟决不可与青楼女子有牵连。江宁海家的家规更是明令规定,子孙四十无子方可纳妾。古人喜欢多子多福,显赫的海家竟然要求子孙四十无子方可纳妾。这让许多高门贵女,都想做海家的媳妇。也正是因为海家的家规,让海家的女儿也对妾室这种生物非常忌讳。不过,真正导致海家女儿难嫁的,还有另外两个原因。其一:海家地位太高。江宁海家,满门清贵,世代簪缨,门生更是遍布天下。这样声望,求亲的自然不少。也是因为海家的地位太高,所以,海家女儿出嫁后,婆婆怕得罪海家,不好辖制媳妇。所以,王氏曾对平宁郡主吐:“都说高门嫁女低门娶媳,那海家这般门第家世,又有这么个门风,这儿媳妇我将来如何管教!”也正是因为海家的声望与地位,哪怕明知道自家的女儿不好嫁。在盛家有意求娶海家女儿时,海家也不看好长柏,还觉得盛家家世单薄了些。其二:海家女儿的名声不好。王氏曾说:“海家大小姐出了门子后,三天两头忤逆婆婆,不许丈夫纳妾。”乍一看,让人觉得是海家家规的原因,让海家的女儿容不下妾室。可细细分析,才发现,海家大小姐坏了海家女儿的名声。当初,大秦氏顽疾缠身,子嗣艰难,又不能管家理事。可她命好,遇到了痴情的顾偃开。大秦氏进了顾家门后,有顾偃开护着,多少有些恃宠而骄。明知自己子嗣艰难,也不让顾偃开去亲近别的女人。大秦氏服侍婆婆吃了半顿饭,婆婆的筷子还伸在半空呢,她就当着满屋丫鬟婆子和妯娌的面,晕倒了。顾偃开知道了,抱着大秦氏不撒手,还对父母又是磕头又是哭求。最后,给大秦氏立规矩的这件事,就不了了之了。虽然,大秦氏的一生很短暂,却拥有顾偃的全部宠爱。只是,大秦氏的一世幸福坏了秦氏女子的名声,外头人总说秦家姑娘惯会恃宠生娇,又不好生养。这才导致她的亲妹子小秦氏,没能在十四岁前说定婚事。海氏嫁给长柏后,不动声色的遣散了鼠须和猪豪,只留了一个姿色平平,人也不甚机变灵巧的羊毫。却依旧要看着羊毫,在和长柏同房后,喝下避子汤才安心。不过,明兰瞧见了羊毫时,也曾欲言又止道:“她不出去?”海氏也看似自嘲地对明兰说:“我们这般人家,你大哥哥身边没个人也不好,没的又叫旁人说海家女儿善妒了;前阵子还有人在酒席上,要送你大哥哥妾呢,好在有个她在,你大哥哥也拒得出去。”可见,家规、地位和善妒,才是海家女儿不好嫁的真正原因。03海氏能得孔嬷嬷推荐,与长柏成婚后又恩爱甜蜜,是因为她“拎得清”。孔嬷嬷与盛老太太是闺蜜,她自然知道盛老太太想把盛家发扬光大。所以,孔嬷嬷向盛老太太推荐了海家二小姐海氏,还说道:“海家二小姐德容言功都是不差的,亏就亏在他们海家男人都不纳妾,便养的女儿也都容不下妾室,海门女这才难嫁的。”可长柏不怕这些,他只有一通房。这在古代来说,已经罕见。而海氏更是一位“拎得清”的高门贵女。拎得清之一:海氏过门后,从不自命不凡,与长柏恩爱甜蜜。明兰初见海氏,就有一种预感:这位嫂嫂不省油。因为,明兰刚刚参加了长梧与允儿的婚礼,同样是嘉勉了儿子儿媳几句‘举案齐眉开枝散叶’的话,康允儿直羞的抬不起头来,可这位海家嫂嫂却大大方方,只脸上飞起两团淡淡的红晕,连一旁陪侍的丫鬟妈妈也都端庄规矩。同样的世家大族,康允儿就输了海氏不止一条街。其实,康允儿走的是柔弱路线,海氏走的是独立女性路线。她自然也能对付脑袋不太灵光的婆婆王氏的。只是,夫婿长柏愿意为海氏谋划,教她如何应对自己的母亲王氏:恭恭敬敬的服侍王氏,晨昏定省,从早上睁开眼睛到晚上盛紘长柏回府,海氏一直跟在王氏身边伺候。王氏吃饭她就站着布菜,王氏喝茶她就先试冷热,王氏洗手净脸她就端盆绞帕,且始终面带微笑,丝毫没有劳苦疲累之意,非但没有半句抱怨,反而言笑晏晏,仿佛伺候王氏是件多么愉快开心的事儿。几天下来,王氏就心虚了。因为,对于自己的婆婆盛老太太,王氏从来没有这样恭敬过。于是,王氏让海氏去伺候盛老太太了。对此,海氏对明兰说:“是你大哥哥叫我那么着的。他说呀,累不了半个月,我就能过关了。”可见,在夫婿面前,海氏是愿意藏起自己的锋芒的。原著中,最喜欢在夫婿面前卖弄的,非顾廷灿莫属了。她对母亲小秦氏吐槽:“他算什么名士,读了半瓶醋的书,联出来的诗句还没我工整呢!没法在我面前充才子的款儿,便去教小丫头歪诗艳曲。哼!这份货色,便是入朝拜官,也是嫉贤妒能的料!”也是因为顾廷灿总觉得自己奇货可居,总得夫婿脸子瞧。最后,婆婆不喜,夫妻感情也不和睦。还落得个被幽闭在静房的下场。拎得清之二:海氏吃过苦头,更懂为人处世。人的一生太顺遂了,就会犹如康姨母一般,见不得别人比她好,谁挡了她的路,就得付出代价。甚至,让对方去死。墨兰殴打明兰时,海氏曾对盛紘缓声道:“爹爹,儿媳娘家里只有一位胞姐,可也知道兄弟姊妹相处,天长日久,总有个针长线短的,别说争的急赤白脸,就是言语口角,也会叫人笑话的。”可见,海氏在娘家,与这位亲姐姐,也是前头王氏口中的“海家大小姐”也素有龃龉,争过长短。只是,这位海家大小姐脑子不太灵光,在家颐指气使惯了,到了婆家,也依旧一副姑娘做派,公然拦着丈夫纳妾,还与婆婆叫板。而海氏却头脑清醒,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哪怕出身高贵,却依旧孝顺婆婆,遇到事情,与夫婿有商有量。甚至,在盛老太太中毒时,海氏派人给长柏送信,只求他早日归家。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。她出身高德厚望的宿族世家,素有美名,先祖中有人享配太庙,忠烈祠里供着她家的祖叔伯父,全国的贞节牌坊叫她家占了一成,自己更是京城出了名端方正直的贤妇。她却从不因身份而眼高手低,反而非常拎得清。虽然弟媳妇小沈氏总是作妖,还跑到皇宫里告状,想让皇后敲打郑大夫人。郑大夫人心里有气,还曾以“不堪为沈氏长嫂”自请下堂,可在外人面前,她依旧是一副“我的弟媳妇,我们自家会管教,轮不到外人说三道四”的架势。连皇后对这位郑大夫人都多有敬佩,还嘱咐小沈氏要惜福,要听嫂子郑大夫人的话。可见自己拎不清,日子自然就难过!04剧版中,因为剧情需要,海氏的形象被弱化了。其实,海氏是一位真正的宅斗高手。墨兰殴打明兰后,盛紘责罚了墨兰母女。海氏也按照盛紘的要求,整顿盛府,将林栖阁的人上下换了一遍。海氏却放过了夏显家。对此,如兰对明兰忿忿道:“大嫂子厉害是厉害,可心也太软了些,她们敢那般顶撞太太,也不发狠了治一治,还吃好喝好的,给那房的留着体面作甚?”可是,海氏也有自己的顾虑。其一:内宅里做事除非能一击即毙,否则打蛇不死反受其害。盛紘并没有赶林姨娘出府,她就还是盛紘的妾室,只要盛紘去她那儿睡上一晚,没准事情又有变化。果然如海氏所料,为了让墨兰高嫁,林姨娘塞给盛紘一个丫鬟后,依旧在盛府后宅呼风唤雨。甚至,她拿捏了盛紘。其二:做事留有余地,林姨娘便是想告状,也说不了什么,盛紘也会认为这儿媳妇心地仁厚,不是刻薄之人。如果让盛紘觉得海氏刻薄,那么,他怎么放心将偌大一个盛家交到长柏和她的手中。林姨娘被彻底赶出盛府后,没有后顾之忧的海氏,端着让人发渗的笑容开始动手整顿,从山月居的使唤丫头到厨房采买上的人手,一个也没落下。可见,不管古代还是现代,女子要想过的幸福,要先护住自己的名声。遇到事情,更不要慌。一定要分析利弊,打蛇七寸,方能一击即中。关注我,下一期更精彩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